熱線電話:0311-85290821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全國2000座玻璃棧橋讓游客嚇破膽 景區搖錢樹面臨整治(2)

時間:2019年11月07日    熱線:0311-85290821   來源:中國新聞周刊

  患上“玻璃橋依賴癥”的景區,一旦被關停,營收立刻呈現不同程度的下滑。河北狼牙山景區2018年第一季度接待游客數量同比增長14.2%,之后玻璃棧道被關停,游客數量逐月下滑,至8月,接待游客數量同比下降34%。河北白石山景區自2018年4月關停玻璃棧道項目后,600多個旅游團隊取消了行程,接待游客數量同比下降40%。

  在“門票經濟”下降的大背景下,興建玻璃橋、玻璃棧道或玻璃觀景平臺被視作擺脫景區經營困境的“速效解藥”,背后折射出國內大多數景區的“攬客”焦慮。

  北京聯合大學旅游學院在線旅游研究中心主任楊彥峰向《中國新聞周刊》介紹,原國家旅游局在2012年曾出過報告,國內有2萬多家景區,80%的游客集中在20%的頭部景區,“大量景區游客量不足,景區更新換代需要新項目來扶持。所以玻璃棧道這類代表項目給景區提供了一條出路,造成大家盲目跟風。”

  杜洪波分析,20年前,國內景區吸引游客主要靠景色,而如今,游客們更追求體驗感和參與感。所以現在的景區要靠項目成就,要看景區有多少二次消費項目。

  從景區運營的角度看,更加注重景區體驗項目的打造,這是一件好事,但問題在于一哄而上。“國內旅游產品缺乏,往往是別人景區有的項目我沒有,就感覺自己景區少了點什么。”江西懸空棧道建設有限公司的施工團隊曾參與建設張家界天門山玻璃棧道,公司總經理封立強對《中國新聞周刊》道出了國內景區的心態。

  玻璃棧道、吊橋自身的特性,也促成了它能被快速復制。“它們的特點是有區域性游客,景區之間不沖突、不搶客流。比如北京周邊有網紅玻璃橋,江西也有,大家都能吸引附近游客,所以出現遍地開花的現象。”封立強說。

  對于景區投資者來說,這些二次消費項目不同于傳統的餐飲、住宿,不會受困于接待規模的天花板,可以接待游客數很多。“這個項目潛力很大,關鍵是前期如何規劃好、宣傳好。”杜洪波說。

  楊彥峰也發現,這是一個很大的市場,“目前景區的特種設施,包括玻璃棧道、吊橋、飛索等極限運動類項目,已經形成了非常大的市場,也有很大的空間和存量,不下千億級別,我們需要正視這個市場。”

  但“網紅”的東西容易快速變現,也容易“速朽”,看似火爆卻容易成為過眼云煙。玻璃觀景項目也在更新迭代,早期受人追捧的是玻璃棧道、玻璃吊橋,而近一兩年,玻璃滑道、5D玻璃天橋成了景區和游客打卡的“新寵”。

  一些小景點,也很難靠玻璃棧橋“一招鮮”。盡管大家都在效仿張家界的經驗,但對于很多景區而言,“云天渡”有很多不可復制性。封立強注意到,張家界有自身優勢,作為國家5A級風景名勝區,每年游客量超過千萬,有很好的游客基礎。其他規模較小的景區引進這些玻璃棧道等項目,有的只能帶來短暫效應,前兩三個月容易吸引當地游客前來,但是后期的吸引力不足。

  作為投資人,杜洪波需要提前預判風向。在他看來,玻璃棧道類觀景項目未來可能還有3~5年的生命周期,在出新的產品之前,它仍然會成為景區的標配。

  三無行業

  越來越多的景區和承建方盯上了這門生意。那么造一個玻璃棧橋或者滑道需要什么手續?很多施工方都給出了相同的答案:不需要手續。

  無行業規范、無驗收標準、無監管主體,是整個行業的通病。以玻璃滑道為例,國家對特種設備實行目錄管理,但玻璃滑道作為新事物并沒有被納入目錄。建設投資門檻低,審批難度低,并且投資回本快,這些在景區建設者眼里的優勢,給玻璃滑道的安全埋下大量隱患。

  無論國內外,玻璃觀景項目出現安全事故從未間歇。2019年10月1日,江蘇無錫落差158米的華西玻璃滑道發生事故。一位目擊游客稱,當天雨勢變大,多人滑出沖進樹林。6月5日,廣西平南縣佛子旅游風景區,由于下滑速度過快,游客撞破玻璃滑道護欄,事故導致1人身亡,6人受傷。過去幾年,類似的傷亡事故不斷發生。

  但關于玻璃棧橋技術的安全性,業內存在不同聲音。

  “一出現問題,有些人想當然以為玻璃棧道有危險,這個觀念不對。”楊彥峰認為,目前這些項目使用的玻璃屬于鋼化玻璃,技術先進,生產這類玻璃時,會有一定的工程、力學和質量等要求,“像河北白石山景區的玻璃橋,它通過了橋梁隧道行業的工程標準驗收,所以不能簡單認為玻璃棧道絕對不安全,這很片面。”

  在他看來,因為出事故就認為所有項目都不安全,這種導向過于簡單粗暴,“不能因為簡單一刀切,就扼殺景區二次升級的重要項目”。

  但是,鋼化玻璃質量過關,不代表玻璃棧道的安全。在一些專家看來,玻璃棧橋類項目仍然有特定的施工難度。河北省玻璃棧道類項目標準的主要起草人、石家莊鐵道大學土木工程學院教授李運生告訴《中國新聞周刊》,施工復雜性不僅僅在于使用材料換成了玻璃,此類項目多建在野外高空,而且建設項目的規模越來越大,動輒超過四五百米長,橋面比較輕、窄,像一根繩子,風險大。同時,玻璃跟主體結構的連接也不如傳統的鋼板和木板好。

  升級版的“玻璃水滑道”,則存在更多風險因素。2018年7月,在浙江臺州召開的第五屆特種設備安全技術委員會大型游樂設施分委會第六次會議上,不少專家對“玻璃水滑道”這一新興設備存在的風險因素進行了初步“會診”:一是“玻璃水滑道”的設計資料不完整,如果設計制造單位對設計內容考慮不充分,容易發生事故,風險不可控;二是鋼化玻璃材質自身的風險因素,玻璃鋼化后不能再進行切割和加工,制造與安裝工藝與現有水滑梯區別較大;三是材料力學性能要求,鋼化玻璃近似于脆性材料,該材料是否適用于大型游樂設施仍需在標準中予以明確。

  在這次會議上,專家們認為,當前正在使用的“玻璃水滑道”數量近千,如何處置現有的“玻璃水滑道”,如何將該設備納入監管范圍,是一個亟須討論的議題。

  北京旅游法制專業委員會秘書長申海恩也曾對媒體指出,滑道的設計缺陷也是事故發生不能回避的原因之一。不少滑道存在設計缺陷,短距離的彎道并不能有效分解巨大的高度落差所產生的滑行速度,一旦雨天沾水或者發生其他狀況,有就可能發生意外。

  作為新興項目,行業標準的空白,是行業內面臨的最大難題。早在2016年張家界大峽谷玻璃橋修建之時,行業內已經指出行業標準缺失的問題。湖南師范大學旅游學院院長王兆峰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提到,不同海拔、地理環境、橋的長度和寬度不同,存在不同的環境風險,需要準備不同的技術標準。同時,行業標準也需要考慮到,依托山體建造的旅游設施如何保護景觀原貌。

  但玻璃棧道、吊橋類項目要出臺標準并不容易。杜洪波在安徽、北京、新疆等多地修建過玻璃觀景項目,他告訴《中國新聞周刊》,每個地方地形、地質條件不同,完全按照一個標準建設,沒辦法兼容不同地方的需求。

  缺乏行業標準,那過去的玻璃觀景項目是如何修建的?多位受訪者介紹,項目主要由鋼結構或者混凝土結構,這些原本有規范和國標,正規的設計院或者對注重安全的公司在設計和修建時,會參照已有的專項標準,如《混凝土結構規范》《重要用途鋼絲繩》《公路橋梁抗風設計規范》等。

  市場魚龍混雜

  中國旅游研究院副研究員楊勁松發現,隨著景區一哄而上,上游的施工單位、玻璃棧橋修建企業缺乏資質和技術手段,整個市場魚龍混雜。

  建設玻璃吊橋等項目,實際上對投資方或者施工方的經濟實力有很高的要求。杜洪波在投資建設清涼谷玻璃橋時,前期耗時一個月,花35萬元請專門的設計團隊設計橋梁結構。建設時,按照修橋專項標準,使用大橋專用的錨索。建成后,找中國建筑科學研究院建筑工程檢測中心做安全評估報告,這也是一筆不小的開支。杜洪波舉例,如果投資一條造價300萬元的玻璃棧道,檢測費用為40萬元~50萬元。

  投入運營之后,后期日檢、月檢等運維也是必須的環節。“玻璃棧道是體驗性的項目,2公里和100米體驗感差距不大,我們一般建議做200米以內的長度。超過200米,后期維護成本和安全隱患都會增加很多。”據他介紹,200米的玻璃棧道,造價可以控制在200萬元以內,而長達1公里的棧道,造價就高達1000萬元。

[上一頁] [1] [2] [3] [下一頁]

編輯:【俠超凡】
中新社簡介      |      關于我們      |      新聞熱線      |      投稿信箱      |      法律顧問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 [京ICP備05004340號-1]

爱乐彩官网11选5